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作家作品 - 文学评论
发表日期:2015年11月3日 出处:江苏作家 作者:徐学鸿 编辑:moya 有540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徐学鸿:走进留守少年的情感世界里

——品读王经涛的长篇小说《像葵花一样长大》

  

    在市场经济与城市化浪潮的时代背景之下,中国社会文化心理发生了巨大变化,文学呈现出欲望化、私人化、平面化的发展趋势。亦如李陀所评论的那样,一些作家在剧烈的社会变迁中,并没有把自己的写作介入到这些思考激动当中,反而陷入到“纯文学”这样一个固定的观念里,越来越拒绝了解社会,越来越拒绝和社会以文学的方式进行互动。值得欣慰的是,反映社会生活底层的文学叙事仍是当下文学关注的一个重大领域。王经涛同志最近出版的长篇小说《像葵花一样长大》以细腻准确的笔调,叙述了城市化浪潮中农村留守少年的思想嬗变历程,敏捷把握住农村留守少年动态而丰富的心理特征,从多个视角展示留守少年的生命本质,以精美纯良的文字呵护、关爱留守少年脆弱、敏感的心灵。
    由于作者长期从事小学教育工作,熟悉教育实际境况,知晓学生的心路历程,小说的表述有着较为深厚的生活积淀基础,从而给人以一种真实感。小说真实再现了留守少年的学习、生活状况与思想情感,突出留守少年情感的善良纯真,整体呈现出一种积极向上的乐观情调,给人以一种温馨的力量。虽然儿童文学主要注重对美好事物的礼赞和颂扬,但儿童文学也不应成为所谓避开社会问题写作的纯阳光型的文学,否则儿童文学也会因缺乏真实性而失去感人的艺术力量。留守少年并非生活在真空之中,社会上发生的各种政治、经济和生活方式的变化都会给留守少年的身心留下深刻的烙印,对他们的成长产生这样那样的影响。在这一方面的把握上,作者注重文学性与教育性的互动,启迪性与批判性的结合,不回避社会现实的种种弊端,在小说中我们看到诸如新教师任教差班,教师上课时因准备不足出洋相,有些学生家长把学校当成托管所,学生对早恋的朦胧意识,莫小苗的自残,原来的小学因为规模化办学因而荒废成为农民工的宿舍等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可谓是真实地反映了当前一段时期的社会变革生活的真正面貌。而小说中的教师郝再来这一人物形象似乎就是作者的艺术化身,他与作者有着相同的农村小学的教书经历,爱好文学,情感真挚淳朴,形象可感可触。    
    留守少年是社会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对弱势群体的关注,其实就是对社会公平、正义的关注。小说通篇传达出充满着浓郁温馨的人文关爱,有着一种难能可贵的悲悯情怀。悲悯情怀是一种观照人生的审美方式和生命感动。作家在留守少年的苦难生活伤痕中发掘人性的光泽,以文学审美来弘扬留守少年的精神生命中的人性之美,建构起一种具有艺术实践本性的儿童文学审美形态,较好地体现了作者宽广的审美情怀。作者在小说的后记中写道,对于留守少年来说,有的父母离异,有的父母去世,生活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煎熬,他们的不幸使人心痛,那种难以名状、撕心裂肺的痛觉一直牵制着自己,他们在教室的一举一动,他们在校园的一言一行,都会时常出现在自己的关注范围。他们沉默的时候,陪着他们一起哀怨;他们高兴的时候,就跟他们一起欢笑。悲悯情怀在小说中的人物形象教师郝再来的身上得到较好的呈现,他对不听话的学生过激反应感到自责,且能宽容地处理班级里所发生的任何事,最后他和妻子将留守少年莫小苗和母亲去世的贺兰淑培养成了大学生。同时,作者选用农村中常见的植物葵花这个物象来贯穿小说的始终,伴随着小说中的人物一起成长,也十分契合留守少年的生活环境和精神风貌,似乎可以理解为是留守少年心灵慰藉的依凭和隐喻。
    当然,小说中还有一些需要提升的地方,如小说中大量的环境描写和心理描写虽然有助于烘托出人物的形象,但由此也带来了叙述的散文化倾向,小说的故事性就显得相对薄弱了些。又如小说的谋篇布局上还有较大的精炼空间。这对于一位年轻的作家来说,尽善尽美的要求似乎高了点了。
    最后,祝作者亦如小说标题《像葵花一样成长》那样,生产出更多、更饱满的像葵花一样清香四溢的优秀作品来。

                                         (载《江苏作家》2015年第3期)

    作者简介:徐学鸿,文艺学博士,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赣榆区作家协会副主席。现供职于赣榆区史志办公室。


 



 
    打印本页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8 赣榆县作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