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作家作品 - 文学评论
发表日期:2015年1月4日 出处:赣榆作家网 作者:莫延安 编辑:moya 有849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莫延安:生命的纹线 情感的印记

每个人的生命史就是自己的作品,诗集《掌纹》是韦庆英生命的纹线和情感的印记。通读诗集,能非常清晰地感受到诗人由清纯、青涩到成熟、丰富再到沉静乃至冷峻的成长历程,或者说心路历程、创作历程,我认为,这也是韦庆英诗作的一个最大特色,那就是“诗为心声”。

诗是内心生活的表达方式,每个人的地位、生活阅历、人生态度各不相同,其内心感受各不相同,所以,每个人最好写、最易写、最需写的就是自己熟悉的生活。韦庆英是高中教师,兼负责校长办公室事务,工作很繁杂,《我一整天都在奔跑》写了诗人忙碌的工作情形:“我奔跑,/一下楼就开始跑。/超过散步的大爷大娘,/超过快走的大姐大婶,/超过在操场上慢跑的老领导……/头说了,一天的工作要趁早。”诗人之所以要与时间赛跑,是“为了把这一天跑到自由的站台,/为了把剩给自己的时间变得没有障碍,/为了在黑夜,终于可以靠在床头灯下/翻一页闲书,/体验夜晚的质感或者/抚摸黑色的键盘道晚安。/为了,/向微微动摇的孤单说/我在这儿……”为了能有更多的自主支配时间,她不得不争分夺秒,个中无奈,跃然纸上。诗为生活而写,心因为生活而感动,生活中的美才是真实的,才是能感动人的。诗因细节而感动,熟悉的事物,熟悉的生活,才会发现细节;有价值共振,才会产生情感共鸣。

金圣叹说:“诗非异物,只是人人心头、舌尖所万不获已,必欲说出之一句说话耳。”抛开所有的创作技巧不谈,诗歌的本质,就是人的心里最想表达、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的一些看法。这才是诗歌的灵魂,没有这个灵魂,再显赫的流派,再高超的技巧,再精致的结构,再华丽的辞藻,也只不过是一堆故弄玄虚的东西。从诗歌的内容看,《掌纹》中,大多为抒情诗,也有为数不多的叙事诗、说理诗。抒情诗里,很大一部分是爱情诗,写暗恋、写等待、写相思、写相知、写别离、写重逢、写追忆……一句句,一首首,都是诗人的心声和诗意表达。

其二,诗境丰富,意象和情趣契合。文艺到了最高境界,从理智方面说,对于人生世相必有深广的关照与彻底的了解。艺术与实际人生有距离但没有隔阂,离开人生便无所谓艺术,因为艺术是情趣的表现,而情趣的根源就在人生。人生的艺术化就是人生情趣化,情趣是诗歌。英国诗人华兹华斯有句名言“诗起于经过在沉静中回味来的情绪”,能感受情趣又能作一番冷静的关照,能从现实世界的实用态度进入诗的境界的审美态度,是诗人的看家本领。韦庆英的诗,是人生世相的返照,浸润渗透着诗人的性格和情趣,它与实际人生世相的关系妙在若即若离。诗人从人生世相中摄取一刹那、一片段,给它灌注生命,赋予完整的形象,成为一种独立自足的小天地,从而能超越时间与空间的限制,在读者的心灵中显现,在心领神会一首好诗时,都能见到一种境界。诗境的上述内涵、特征,在《顿悟》中表现得淋漓尽致:“那一世,/我是想悟又不曾悟的僧人。/石阶下扫落叶,/误拾你离去时发间滑落的步摇。/那一年,/我是弄字相思的少年。/十五岁的单瓣花开在报端,/攒聚矜持的分行荡气又回肠。/那一日,我是纠缠了岁月与梦想的忧伤。/迎面不可抗拒留恋倏忽远去,/我在吟哦里耗尽所有的青春时光。/那一刻,我按得住伤痛却按不住想你,/强忍的泪水让我懂得诗歌的意义:/寂寞是这世上最善良的孤单,/而诗歌,是孤单堆砌的山啊连着山……”读这首诗,仿佛进入了六世达赖仓央嘉错的情诗《那一天》绝美的意境……

其三,古朴典雅,诗意表现。文学是精美的语言,诗是精美的文学,诗歌的语言除了具有一般文学作品对于语言的要求之外,它还讲究语言凝练,音调和谐,富于音乐性,在语法结构上和声调安排上同口语往往有很大的区别。作为一个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拥有硕士学位的高中语文教师,韦庆英有着扎实的语言功底,她的许多诗作遣词用句古朴典雅,蕴含着古典诗词的韵律和意境。“早春又遇轻寒,/薄暮枝上玉兰,/愁惨。/一曲清歌两袖风,/故人潇湘正流连。/唯其无言,/默默无言,转向楼中弄管弦。”《短章·玉兰》其实就是一首精致的古体诗词。诗歌要高度集中概括地反映社会生活,所以在语言运用上要求特别严格,甚至要求每个字都有极强的表现力,用最恰当的词语表达密度最大的思想感情,用最经济的字句表现最丰富的内容,诗人要从语言的矿藏中,去提炼足以表达诗的内容的词句,这在《我坐在骨瘦如柴的河滩上》有充分体现:“我坐在骨瘦如柴的河滩上,/握一把河沙,新冲积的粗粝。/打量,河床的凹陷/对岸的黑泥,裸露高耸,/我轻轻地叫一声母亲!”

我比较赞同朱光潜先生的观点,思想感情和语言不是实质和形式的关系,而是全体和部分的关系,许多曲折细微的意象思致和情调,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无法用语言直接说出来。“诗的特殊功能就在以部分暗示全体,以片段情境唤起整个情境的意象和情趣”,意在言外、情溢乎词、以有限寓无限。诗歌自有诗歌的精神世界,不能以具相的真实的世界比拟之。正因为它是灵动的、跳跃的、无有羁绊的、甚至有时是不合常理的,它才是独立的、自由的、超越的、富有趣味的;只要它的世界是美的、别致的、富有性情的,而不是空妄的、荒谬的,那么它就是可亲的、可爱的。否则若字字求实,句句依理,这样的写实诗,读来焉能不味同嚼腊?韦庆英的诗随着感情的起伏,想象的飞驰,往往自然地形成了鲜明的节奏与和谐的韵律,读来琅琅上口,铿锵悦耳,和谐动听,容易激发读者的情感,引起读者的想象,并易记易吟咏。

“金无足赤”,韦庆英的诗难免有一些美中不足,个人觉得主要在三个方面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一是题材不够丰富,倾诉对象比较单一,拘泥于自己的感情世界,缺乏历史的厚重感,缺乏对当下社会生活、人生世相的关注。二是诗人角色感不强,诗作居多有感而发,是情感的自然表白,缺乏深度的诗意开掘和诗歌创作手法的运用,缺少独具个性的语言。三是胸怀、视野还不够开阔,沉湎于小情怀的诗不少,顿悟、透着人生智慧、抒写大情怀的诗不多。但瑕不掩瑜,相信随着阅历的增长、有意识的创作,韦庆英的诗歌创作会渐入佳境,不断给我们带来喜悦。

真正好的诗歌,是可以使人超脱、纯净的,可以牵着我们的手在迷茫中重返纯真年代——而这种超脱和宁静,哪怕是片刻的,对我们来说,也是弥足珍贵的。我们需要诗来抚慰心灵,透过表层深入内里感受生活的美好,需要用诗的智慧来感受历史、鼓舞力量、放飞梦想。

如此,诗人韦庆英,也让我们情不自禁地从心底涌起更多的期待……

【2014年12月27日在韦庆英诗集《掌纹》首发式暨诗歌艺术研讨会上的发言(修改稿)】



 
    打印本页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8 赣榆县作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