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作家作品 - 文学评论
发表日期:2014年12月30日 出处:赣榆作家网 作者:李厥岩 编辑:moya 有875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李厥岩:落笔生花,情动我心

记起一位作家说过:“一个诗人的诗写过程中,一定会有某些作品是他诗歌写作本身的诠释。那是一把进入诗人内心、剖析其作品的密码锁。”通读朱落心老师《动情的海湾》,我自然也顺着《动情的海湾》的诗句进入到他内心的情感世界,从而试图找到那把打开其诗歌之门和内心的钥匙。

“北风吹过山梁就变得柔软了寒流过后梨花开得雪白//大火锻造的土地早把心给了海洋日里夜里的吟唱高一声 低一声从东到西 从南到北//一个容易动情的海湾从冬天醒来” 就不会在春天入眠?显而易见,这既是日夜响彻在海州湾经济和谐发展的“涛声”,也是作者内心抑制不住、萌动的人文情怀,更是一星照引诗人“养在内心的灯盏”的“慰藉心灵”的圣药。

和许多在体制内谋生的人不同,朱落心既是整日埋头工作于文化系统的小职员,又是“半拉子”农民。他的家位于离县城近百里外的偏僻农村,他当兵转业到县(区)文化局工作以来,除了负责做好全县(区)非物质文化工作,还得每天负责处理大量繁杂公务。每周来回往返于家与单位近百里的劳顿暂且不说,春耕秋忙时节又得协助家人料理好几亩农田,个中辛苦不难想象。同时,他还兼任民协主席、区作协理事、市民协副主席、市作协会员、市音协会员、省民协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江苏省时代公司文化顾问等多职,以他事必躬亲,倾力而为的个性,忙碌程度可想而知,可他从未有所抱怨。

即便如此,当我收到他出版的乐心文丛之一的《动情的海湾》“诗歌卷”这一“硕果”时,还是禁不住大吃一惊,且羞愧不己。在为他的诗歌专题座谈时,我静静地看着他黝黑的面庞,心想,这或许就是海州湾“野生的阳光”晒黑的吧!他的那首《黝黑》的诗作,是否就是他身为一个赣榆人自豪的身份宣言:因了阳光的恩赐/黝黑 就成了/海州湾人恒久的标志//黝黑的天  不荒/黝黑的地  不老/黝黑的话  暖心/黝黑的笑  醉人//古时的风  今时雨/黝黑的情  浓烈/黝黑的路  宽广。短短的几行诗句,折射出诗人对生活、对人生、对生命生存的冷静的思考和探索,更让我看到了他对于这片土地真挚的、博大的、深沉的爱恋。他的《初识秦山》、《以龙的名义》、《家乡的彩虹》等组诗无一不是情景交融,情系山海,我写我“心”。这让我仿佛看到在惊涛拍岸的海堤上,时常立着一位瘦弱的诗人,他手指间的香烟正吐着袅袅的烟雾,顷刻化作缕缕的诗情,诗情的翅膀掠过了天荒地老。而生活的沧桑在他的深邃的目光中凝聚成哲理般的诗行……想象处,就有了一种让人肃然起敬的感觉。

的确,只有双足植根于时代的土壤,才能感受到时代的呼吸,只有感恩并情动于乡土的馈赠,才能汲取土壤里丰厚的营养,才能从依山傍海的人文地理中提升深层次的感受和挖掘,这一点,在他的第二辑“山与岛的爱恋”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如《海与岛的爱恋(组诗)》、《我与海(组诗)》、《我愿是一棵树》等,这些抒情诗与一些只抒写个人一己的小小悲欢的诗不同,他的抒情诗,既抒写“小我”的独特感受,又抒写“大我”的共有之情,因此这种抒情诗更能获得地域读者的共鸣。

诗集的第三辑《时代的回响》收录的大多是我们称之为“政治抒情诗”。许多人认为这一辑损害了诗集整体的美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诗歌。对此,我不这样认为。记得作家彭学明曾说过:关于政治抒情诗创作,一是容易简单地图解政治而变成政治读物,二是因为空洞无物变成政治口号,三是对政治抒情诗在认识上存在误区,仿佛作品一跟政治有关便低了一等。按这一标准,通读整辑诗作,多数篇什均是基于我们对于政治抒情诗认识上的误区从而造成误判。且以随手翻到的《一切,都与春天有关》为例,这是应景参加2013年“华夏情”邀请赛的诗作,作者至少在以下三个方面作了充分的努力:一是运用好政治抒情诗的抽象力与形象性;二是把握好政治抒情诗的情感控制和含蓄美;三是注重政治抒情诗的朗诵性和跨媒介传播效果。 在《一切,都与春天有关》中作者写道:“当冰雪初融/最先萌动的是谁的心/当风儿吹响柳笛/最先勃发的是谁的情//……/一个被尘封已久的故事/被微细的雨洗一洗/就成为一条鲜活的鱼/快乐地游在/通向未来的河……/那些古典的/在春天举行的/一场盛大的祭奠之后/换了容颜”。全篇作者以高度的抽象力和形象化的处理,使其简洁化、可感化、诗意化。从而以质朴的诗意叙述,飞扬的激情流动,使原本是政治化的内容抽象为一个个画面与意象,化为一种生动形象、激发联想、催人奋进的音符。

当然,这一辑中另有几首政治抒情诗之所以让人不堪卒读或味同嚼蜡。想必是因为其在创作时没有深入内核或第一现场,仓促应付的缘故,使其沦为空洞无物的政治口号,其一个主要原因是没有把握好情感控制和含蓄美。我坚信在以后的创作中落心老师能很好地把握住这一点。

总而言之, 对于整部诗集而言,我个人认为是成功和较有份量的。这既得益于他一惯的内敛与沉静,更得益于他心中始终对这片“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充盈着爱,这里不仅有乡土之爱,亲人之爱,而且有自然之爱,生命之爱,除了爱的回味与冥想,还有政治上的觉悟与警醒,而这些都是难能可贵的!

一位老作家说过:“诗,就是爱和理解。爱,可使理解博大;理解可使爱深刻。爱和理解是诗的双翼,它们并驾齐驱,和谐一体,使诗飞翔到天、地、人至真至善至美的境界。”此刻,朱落心老师在忙碌的工作之余,已将他领略到的半生感受化为诗集《动情的海湾》捧在我们面前,让我从中懂得了爱和理解,让我有幸徜徉于他的精神楼阁与心灵的海湾,我认为,这于人于己,都是具有纪念意义的。



 
    打印本页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8 赣榆县作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