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作家作品 - 文学评论
发表日期:2014年12月28日 出处:赣榆作家网 作者:王召江 编辑:moya 有767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王召江:韦庆英诗歌中蕴含的词意美

韦庆英在诗歌创作中,把词的元素移植到自己的诗中,使诗歌有了词的韵律,词的意境,这在她的诗集《掌纹》中,是能够感受得到的。

青山不墨,流水无弦,作为一个有着硕士学位的中学语文教师,韦庆英对古典诗词自然有着很深的造诣。她的《短章.玉兰》:“早春又遇轻寒,薄暮枝上玉兰。愁惨。//一曲清歌两袖风,故人潇湘正流连。唯其无言,默默无言。转向楼中弄管弦。”本身就是一首纤丽精致、丝弦弄音的古词。在《掌纹》中,像这样极富词意的诗句,可以说俯拾即是。如《点地梅的春天》:“全不顾,那韶华急逝,默然时节,有一种痛,爬满心坎”;《幸福》:“流浪到站,漂泊搁浅,为这片刻,哪怕是百折千转”;《柳》:“他只低了眉儿,把枝儿垂了,遮住了沧桑,和累累的心伤”;《向日葵》:“站在你不经意的目光里,诗无字,画无色,清歌无音,抚琴弦断”……这些音韵铿锵、清雅劲健,散发着古典芬芳的诗句,几乎在她的每一首诗中,都能或隐或现地触动着我们的思绪。甚至,她干脆就以类似词牌的文字作为诗的题目,如《梨花落》、《此恨绵绵》、《清明.陌上》、《三月燕歌》等等。诗中有了词的雄浑,词的妩媚,词的灵性,读来自然让人沉醉,让人遐想,让人产生美的感受。

古人说:“诗庄词媚。”就是说诗如壮士,词如美人。韦庆英作为一个女诗人,能把清新婉丽、精致典雅如词如赋的文字,或豪放,或婉约地融入自己的诗中,一路点燃着“西风残照、汉家陵阙”的词章断句,在霓裳素笺中徐徐而行,仿佛自己成了一只在唐诗宋词中流连忘返、翩然起舞的蝴蝶,营造的是一种诗情画意、赏心悦目的审美意境。因此,我们在读韦庆英的诗歌时,有时感觉就像在读一位古代女词人的清词丽句。如在《点地梅的春天》这首诗中,当读到“春风一动,花儿便慌乱,闭上眼跌进温柔的黑暗,心跳更快,红晕更浓,战栗的发梢挂满了斜阳……”的时候,自然就会联想到李清照“和羞走,却把青梅嗅”的那种娇羞可爱的画面。除了这样委婉青涩的爱情描写,在韦庆英的爱情诗中,也有“我静静地,窒息在芬芳的落日里。美丽的诗铺满藻荇,我流浪在悠远的船上,含笑地为着谁,唱一首艳歌(《村居》)”这样大胆奔放的爱情表白,这种朱淑真式的情意缠绵,在《掌纹》中虽不多见,但也反映出诗人至真至情的一面。所谓“当此际,意偏长,萋萋芳草傍池塘。千钟尚饮偕春醉,幸有荼蘼与海棠。”从这一点上来说,古今女诗人的心,大概都是相通的吧。

在《掌纹》这本抒情诗集中,诗人写无论爱情、友情,还是抒发自己的思想感情,都很真挚,很质朴,都是自己内心深处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在《必须读点什么》这首诗中,她写道:“必须读点什么,这样可以成为我的理由。如果某个章节让我哭了,别人可以轻松说一句,还是那么傻。我则可以坦然的,一边流泪,一边应对。”正是得益于平时的大量阅读和积累,她才能在充分借鉴古典诗词的同时,注意汲取很多现代优秀诗歌的养分。仔细品读她的《掌纹》,我们就不难发现,在她的诗中,有徐志摩、戴望舒甚至舒婷、王小妮等现代朦胧派诗人的影子。韦庆英是一个单纯的人,在她的内心深处,永远有一颗童真的心。在《等你》这首诗中,她写道:“当岁月褪尽声色,当腮红褪去,当白雪飞上鬓角,如果啊,如果你来,等你的将仍是初见时的那双眼睛。”这是沉舟千帆过后,在月照轩窗里举一杯浅斟低吟,舞一段婉约情怀的诗心。这是诗歌的魅力,也是李清照式的“东篱把酒黄昏后”的人生抒怀。

当然,《掌纹》就像长在院落篱边的一株向日葵,在季节的风中,也有其青涩、稚嫩的地方。因此我们可以说,韦庆英的诗歌,还处在“花退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的成长阶段,但我们有信心期待她终将达到“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的那种自然成熟之美。



 
    打印本页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8 赣榆县作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