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作家作品 - 文学评论
发表日期:2017年11月20日 出处:连云港日报2017.11.13 作者:徐凝 编辑:gyzjw 有233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徐凝:人间烟火里的爱与暖

人间烟火里的爱与暖

——邵世新散文集《生命中那些柔软的慰藉》读后

□徐 凝

 

 

与邵世新相识二十余年了,这么多年来,他的文章我一直关注并读了很多,所以,当他前几日把新近出版的散文集《生命中那些柔软的慰藉》送于我时,展卷读来,每一篇每一句,竟是那么的亲切,里面有一些较早的篇章,让我有一种故友重逢般的感觉,那是属于邵世新文章的特有的味道,是我熟悉的味道,这种味道,虽经岁月变换,却是历久弥新。

散文的写法多种多样,邵世新多从生活记事类入手,极少纯抒情性的描写。收入这本集子里的文章分五辑,共有一百六十余篇,虽是他整个创作历程之中的一小部分,但是足以代表他的写作风格和文学成就。

邵世新的散文篇幅都不长,每篇千字左右,这就避免了冗长拖沓的叙述,使得他的文字干净利落,读者阅读起来也感觉很畅快。篇幅的短小并没有给他造成选取题材的难度,反而是更加的广泛。他的文字以关注身边生活、平凡人物为主,给较大范围内的社会底层中所谓的弱势群体以一颗悲悯的情怀。如修车的老人、做沙发套的小刘、坐在楼梯上的老太太、打井的人、男祥林嫂、收废品的老程、长相像父亲的人、矿井司机、搬迁的民工……他们走进了作者的视野,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被作者捕捉到了,然后被写成了文字。在这些文字中,作者没有刻意地“挖掘”太多,甚至就是白描式的描写,读来却那么的感人至深。

做到这一点的原因是一个“情”字,作者有真情,一字一句、一段一篇都是用真情在写作,而非毫无内容的歌咏和感叹。贾平凹曾说:“散文在有了最真挚的感情作为最起码的要求之后,它是再无要求的,不要企图自己的作品要改变世界,也不要企图自己的作品要塑造出自己是作家的形象。”(《黄宏地散文集·序》)是的,作者没有以居高临下、超然物外的姿态去描写,他的真情是发自内心而又融入现实的互通式的接触和理解,作者没有让他笔下的人物成为孤立的“他”,而一直是“我们”。

真情实感,是邵世新散文创作获得人们认可和好评的地方,这种写作态度对于作者是必须的,让读者也心生钦敬。孙犁说过:“散文短小,当然也有所谓布局谋篇,但我以为,作者如确有深刻感触,不言不快,直抒胸臆即可,是不用过多的构思设想的。……散文之作,一触即发。真情实感,是构思不来的。”(《关于散文创作的答问》)作者在撷取生活中点滴场景的时候,不是刻意的,即抛开了“摆拍”式的苍白,这些写进他文字的生活的人与事是有温度的。

在诸多的篇章中,我们当然会很容易感受到邵世新文字里的真情,从而被感动,心生一种暖意。如《坐在楼梯上的老太太》一文,作者在讲述完这个生活小场景之后,末尾一句写道:“我知道,妈妈要是活着,也该是这个年纪了。”又如《收废品的老程》中,写到最后,“结完帐,老程临走,向我连连致谢。看他的手势,本来是想和我握一下手的,可他看到自己满手的灰尘,不好意思地又缩了回去,只冲我点了点头。”全文便戛然而止,再无别的废话。再如《给岳母找 “活”干》最后说:“岳母这次在我家过的时间最长,到现在都没有要回去的意思。”每每读到诸如此类的句子,都觉得韵味无穷,意蕴悠长。

在平凡的生活中感受不一样的人生,在人生的历程中体现生命的力量,无论是相识相遇的他人,还是同沐风雨的亲人,每一份真情都来自于一个“爱”字。拥有一颗对生活、对人生的爱心,拥有一份自然流露出来的真情,对于一个作家很是重要,他的文字因此也就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生命力。

邵世新的散文在不经意间透出生活的哲理和生命的体悟,彰显了他文字的力度。篇幅的短小,题材主体的片段式选取,迥异于史诗般的宏大叙事,没有波澜壮阔的背景讲述,他写的只是身边人物和平凡小事,文字看似疏淡简略,却又点染得当,颇有意趣。他的“理”和“悟”不是矫情的表白和硬性的说教,而是来自心灵深处、生命内核和生活底层的声音,都是最真实的冷暖歌哭、悲欢离合。

他在《回家的路》里说道:“回家的路,无论多么遥远,对于游子来讲,都不是距离。——只为了那里有一双双守望的眼睛。”又如《与民工同车》中:“我不知如何是好。说真话,到了午餐时间,肚子也一直在叫唤。但在他面前,我实在下不去口。我偷偷咽了下口水,把拿出来的好吃的又放回到包里……”还有《发广告的小伙子》末尾说:“看着小伙子上楼的背影,那一瞬间,我突然有些嫉妒这个小伙子。每个人的家庭背景不同,造就了不同的人生。小伙子所经历和感受的,是别的孩子所体会不到的,也是无法体会的。相信他将来,一定会有一个丰富多彩的人生。我怔怔地站在自家门前,第一次听到上楼的声音竟然是这么响,这么有力。”

读者读到这里,或者是会心一笑,或者是若有所思,文字传达出来的是一种积极乐观的暖意,读者感知到了作者创作时的情感涌动,引起了共鸣,增强了生活的信心。这样的结果,才不至于背离作者作为一个文学创作者的本初用心。邵世新散文的着眼点似乎很小,落笔似乎很轻,但是这些源于现实、接通地气的生活哲理和生命体悟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读者在阅读的时候,如春风化雨,润物而无声。

邵世新在这本散文集的《后记》中说:“这些我用业余时间敲出来的小文,时间跨度竟长达二十余年,面对它们,心里真是五味杂陈。都说时间是一把杀猪刀,让我们慢慢走向衰老。可文字却把光阴像摄影一样定格下来。字里行间,我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从前。”是啊,无论他写平凡人物的嬉笑怒骂,还是花鸟虫鱼的枝叶形态,都是在写人生,写生活,写生命的本真,岁月如白驹过隙,世事会瞬息万变,不变的是作者的初心。他的文字是从现实生活中来的,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他用他的真情实感,写出了真正意义上人间烟火里的爱与暖,我们为他的这份人文情怀而感动,并向他致以祝福和感谢!

 

                                   

(徐凝,男,19737月出生,江苏连云港人,自由职业者,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打印本页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8 赣榆县作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