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作家作品 - 文学评论
发表日期:2017年7月22日 出处:赣榆区作家协会 作者:陈月兰 编辑:gyzjw 有577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陈月兰:那时那地那人那样熟悉——读老吴《童年游戏……》有感

 

        人生的每一步行来,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一些,失去了我不想失去的一些。可这世上的芸芸众生,谁又不是这样呢?

                              ——题记(摘自《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最近一段时间,写的少看得多,几乎一有空就去读好友老吴的文字,深深地迷上了他的童年游戏系列。他说他在搜集以前他玩过的游戏,不在意文字多少,只是想记下来。还说,以前的游戏,能记着的不多了,尤其是细节,因为只是一时的兴趣,所以没留很多时间细写,只记过程,希望为以前的艰苦留个提纲。

        到目前为止,老吴的博客中已经发表了八十四篇童年游戏,每一篇都充满了浓浓的乡村气息,让人读罢感到亲切温馨,情不自禁地为他那深厚的文学功底、干净直爽的文字而折服。那些不断变换的场景和栩栩如生的人物,总能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沉浸其中,仿佛进入梦境,远离繁华街道,悄悄游走在盛满他记忆的世界里。

        童年,是一曲悠扬的天籁之音。月光铺成一条柔和的路,让孩子大步行走,奔跑跳跃:踩影子,捉迷藏,捣拐,拾码哈……回不去的村庄,更加让人向往;回不去的童年,更加让人怀念。而我却读出了乐趣,像星星遥望着月亮,发出会心的微笑。

        童年,充满了七彩阳光。童年里乐趣叠着乐趣,天真烂漫,无忧无虑,总是让人回味无穷:纸飞机,纸风车,弹弓,火柴枪……童年,这个一去不复返的快乐时光,给人留下了许多难忘的回忆。而我却读出了忧伤,像草叶上悬着一滴清露,凝着隐隐的惆怅。

       充满童趣,肆无忌惮的童年游戏,曾经让多少孩子乐在其中啊:打电话,滚铁环,竹蜻蜓,陀螺,打水漂……难怪长大了,成年了,规矩了,都要怀念童年,都想再度童年呢。重温这些花样繁多的童年游戏,有一种身临其境之感,感慨万端,从前的孩子多么容易满足,你无法想象他们的富有。

        童年是一个迷,混沌初开,稚嫩无奇,回顾那段童年岁月,多少欢笑,多少纯真,那些童年记忆时时温暖我的心。在我心里,珍藏着许许多多的童年往事,它们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数也数不清。每当静下心来,读这些童年的游戏,它们就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勾起我的美好回忆。

        那个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电子游戏,一切都是那么简单,小伙伴们相互踩着彼此的影子都乐呵半天,可以由一到两个儿童通过努力去踩其他几个儿童的影子,或者一群儿童之间互相踩影子,以是否踩到对方的影子为标准决出胜负……(《童年游戏---踩影子》)

        月高夜静的时候总想起儿时的捉迷藏,抹不去的童年记忆,时常会在眼前回放,单调的乡村生活,有着简单的快乐。这种情景已经很难再见了,现在到处灯火通明,缺了夜色的朦胧,缺少了夜的神秘,没有了乡村的阡陌小道和泥土气息,孩子们都被圈在家里,在家长的呵护下没完没了的学习,这就是社会的发展吧?(《童年游戏---捉迷藏》)

        童年时,社会经济不发达,孩子们没有多少玩具,所有的娱乐都是自己创造的,对于农家孩子们来说,捣拐就是经常玩的游戏。这个游戏,一般在冬季,孩子们都穿上了厚厚的棉裤,斗起来不至于伤害腿脚,昔日经常上演的节目已经不存在了,被现代文明取代了,取代了。捣拐带来的欢笑声也被网络游戏淹没了,一些过去传统的游戏渐渐地将被人们所遗忘了……(《童年游戏---捣拐》)

        贫穷的日子,却有那么多闲暇的时光。天性爱玩的孩子,总会造出各种各样的乡土游戏,点缀了单调的日子,扮靓了童年生活。拾码哈貌似简单,却需要心手眼协调能力,女生的最爱,男生也只有观看和捣乱的份儿。随着社会的进步,这种游戏已经绝迹,那些口口相传的拾码哈歌,也不多见了,但是,那份时光、那些游戏积淀的美好回忆,却时时涌现在我的心头……(《童年游戏---拾码哈》)

        一张纸、一个飞机,那时那地那人那样熟悉,空旷的场地,绿油油的麦田,几个娇小的身影,手里拿着纸飞机,正跃跃欲试,正抛向空中,想去追,却越来越远,消失在天际,怅然一笑,深深叹气,再也折不回童年,曾经的单纯,已伴随着记忆飘然而去……(《童年游戏---纸飞机》)

        拿着这个简单的风车,用手轻轻一挥,刚才还呆板木讷的白纸,瞬间就成了掌中的精灵,呼啦啦的在棍尖旋出灿烂的笑脸,迎风奔跑的孩子,那笑脸跟风车一样灿烂。就那么朴实无华的一张白纸,一个生锈的钉子,一截短短的木棍或者柴禾秸,就能给童年留下永不磨灭的深刻记忆。童年,就是那载着快乐和温馨不停旋转的风车吧?……(《童年游戏---纸风车》)

        我小时候喜欢弹弓,弹弓带给我很多快乐。那种自然的东西带来的乐趣,无拘无束的小时候生活,却是怎么都忘不了的。来到城市以后,感觉到了自己的淳朴,其实也就是土,时间长了反而觉得土得理直气壮。其实农村的小孩还是挺幸运的,确切地说是在农村长大的小孩,城里的东西终究是可以适应的,而农村那种纯粹的快乐可能不会再有……(《童年的弹弓》)

        那是一个崇拜战争和英雄的时代,那是一个充满激情和信仰的年代。而一把火柴枪,正是那个年代孩子们的象征。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里,没有电视机也没有电脑,更不会有如今孩子们所熟悉的网络游戏,但是,那个年代的孩子并不寂寞,他们有自己各种各样的玩法,一把火柴枪承载着孩子们多少的激情与梦想、荣誉和责任啊!(《童年的火柴枪》)

        用一种耐磨的麻线,当作电话线,两端连着两个火柴盒,火柴盒一面钻一个洞,线端拴着一根火柴的中间通过小洞把线拉出。电话线通过低矮的后屋檐把两家连在一起,线拉得紧一点,一端摩擦火柴盒,另一端把火柴盒贴在耳朵上,就能听到很清晰的震动声,虽不悦耳,但这足以让那时的我们陶醉了……(《童年游戏---学打电话》)

        滚铁环作为童年的游戏,我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也不知道从何时结束,反正我们童年时玩得很欢,现在却见不到了。随着科技的飞跃发展,如今的孩子已经沉浸在网络时代,沉浸在电脑、智能手机里的虚拟游戏里,很少再看见有滚铁环的,铁环已经滚出了历史,但记忆还在……(《童年游戏---滚铁环儿》)

        小小的竹蜻蜓载着一双双满含童稚的目光飞了起来,童心也兴奋得飞了起来。竹蜻蜓在空中做着各样的姿势,上升,盘旋,摇摆,随风漂移,每一个姿势都拽住了目光,起起落落之间,我们的童年悄然远去,人生也逐渐变得复杂起来……(《童年游戏---竹蜻蜓》)

        在人生这个大舞台上,我们每个人都像不停旋转的陀螺,无论你是什么角色,无论你的职位高低,无论有没有外界的鞭策,无论你是否能接受,只要你走进了社会,你就得不停地旋转。每个人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转呀转呀……有的转出了辉煌的事业,有的转出了人生灿烂,有的人却转出了平平淡淡,有的却转得晕头转向失去了自我。但不管为了什么,你都得不停地旋转,在挣扎中旋转,在旋转中挣扎……(《童年的陀螺》)

        在平静如镜的池塘边,弯腰捡起了一个小石子,像拉弓箭一样,一手在前,一手在后,单蹲发射。石子就像蜻蜓点水一样,在水面上连续蹦跳了几下,才最终落水,原来如镜面的池塘溅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向四周扩散,波光粼粼,美丽极了!真想永远地留住童年,可童年就像你抛出去的石子一样,虽能抛出漂亮的抛物线,留下一连串的涟漪,但最终会在它该沉下去的地方隐没……(《童年游戏---打水漂》)

        想想真是羡慕小时候,那个本事,那个心情,那个追求的满足感,怎么现在也没有那个心情了,也没有那个满足感了,也没有那个本事了!(《童年游戏---尿的高》)

        掩卷沉思,感悟颇多。这些引人共鸣的感叹,仿佛杜鹃啼血猿哀鸣,一再地警醒着人们,流年里究竟失去了多少宝贵的东西,那些充满童趣的童年游戏,为何不能流传至今?童心未泯的人,能够记起这些,从中获得些许人生感悟。

        周围再也看不到有玩这些游戏的情景了,现在的我偶尔再打开尘封的记忆,有的只是甜蜜的追忆和快乐的感觉以及一种挥不走也抹不去的酸楚和难过。毕竟,那是我们那个孩提时代最值得珍藏的纪念。那回不去的过去,深深地勾起了我的伤感——

                                     ……

                              再也回不去的那些年

                           再也看不到村庄那蓝蓝的天

                            我还苦苦的追寻童年的梦

                             总会想起那梦想的起点

                                再也回不到从前

                                再也回不到童年

                                     ……

 

 

作者简介:陈月兰,女,赣榆人,幼儿教师,爱好写作,散文在《连云港日报》《赣榆日报》发表,目前主要在新浪博客写连载小说。

 

        注:吴立鼎,男,山东临沂人,爱好写作。

 

 

 



 
    打印本页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8 赣榆县作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