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作家作品 - 文学评论
发表日期:2017年2月28日 出处:赣榆区作家协会 作者:王桦 编辑:gyzjw 有1009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王 桦:乡村写作中的女性力量——简评庄青的小说集《童年功课》

 

 

拿到这个小说集,首先就被封面的设计震撼了,因为它风格的简约,淡雅和高洁,一如作者,具有一份难得的宁静。和庄青结识已经很久了,她给我的感觉是她超过年龄的成熟,虽然一直希望读懂她,却没有契机,而现在有了这个集子,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深入理解她的窗口,反复拜读后,真是感慨不已。写一个作家的评论,不但要读她的文本,更要与作家的生命相遇,多角度地了解她写作的背景,感谢生活给了我这个机会。我从以下几个方面谈一谈个人的感想。

    一,“理解”“共鸣”与童年经验

写作是作者和读者的潜在的对话,谋求一种理解与共鸣,作者和我有着类似的生活经历,她的《童年功课》让我读着,仿佛又回到童年,在心理激起了一圈圈涟漪,这原型的叙写触动了我们共通的“童年情结”。作者的语言功力让人叹服,讲故事的能力,语言的感觉,景物心理描写,都行云流水一般娓娓道来,语调是平静的,低缓的,甚至有些淡漠,有些不厌其烦,让人觉得乡村生活,就是琐屑得让人厌烦的,可是“祖祖辈辈们都是这么过来的”(《童年功课》),透出一种深深的无奈,而人生有太多的无奈!这童年的功课奠定了她一生的基调,即使作者离开了乡村走进城市,却依然深深地植入她的心灵深处。有时让人觉得,或许作者不想表达什么,只是醉心于叙事,讲述一个个故事,让人读到她被伤害的哀叹,这些充满性灵的文字,深深地触动了我震撼了我——这个小脑袋里竟然装了这么多的酸甜苦辣,甚至有些沧桑。但她依然有梦,这就足够了!

二,女权主义,性别差异,女性视野

在这里首先谈一谈“女权主义文学”,上个世纪从它诞生那天起,就以一种女性的视角,努力挖掘不同于男性的女性意识,声讨了男性中心主义的文学传统,尤其引人瞩目是弗吉尼亚。沃尔夫明确提出了“双性共同体”的思想,倡导女性力量和男性力量和谐共存,提高了女性文学的地位。这是一个父权制社会,女性的心理和权益都被压抑着或剥夺着。作者是一位女士,而大多数作品写于少女时代,她的这一女性差异是无法存而不论的,她的女性意识一直在文中或隐或显地存在着,她的《劈木头的女孩》写一个女孩的生活和梦,《梦见》则写出了青春期的爱情幻想,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前》,从心理上完成了从女孩到女人的蜕变。小说具有女性特有的细腻和缜密,语言感性而形象,在一种思考状态中夹叙夹议,不时迸发出思想的火花。

三,“城市”“平衡”与新的努力

现在作者的笔触已涉及到城市生活,这无疑是一个很重要的拓展,也给她带来了更多的问题和更大的挑战。她写了《7408》,记录了一场似是而非的恋情,却有着一个奇怪的结局,预示了她的这种转变,而《青城旅馆》则是一个城乡混合的地方,在这里,作者描绘了社会底层的众生百态,从一个微缩的景观描写中,体现了一个大时代的症候。她是以乡村和城市的综合视角,在观察社会,却不时流露出了她心灵深处的无意识的“农耕文明”的情怀,使得城市与乡村,在她的心里平衡起来。在《夏日清凉》中,作者进行了一些形而上的思考,呈现了作者对生活深刻的感悟,作者感叹“错误的不是地方,而是人,人生,总处在不断的变化之中(《青城旅馆》),正如在《7408》中她写到“却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作者把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生活,隐入故事的叙写中,若有若无,耐人寻味。

四,作品定位,思路梳理,一个希望

当代文学写作可以分为纯文学,主旋律文学和消费文学(当然也可能是一兼数种倾向),这三者是和谐共存的,并不是对立的,也没有优劣之分,只是文化多元化的体现。庄青的写作无疑属于纯文学,她说“生活中来的文字最真实,最感人,最有力量”,她始终把日常生活的场景中的故事,进行思想提升和人文关怀,有着一种疼痛感和粗粝感。她的叙述是散点式的,不再追求典型人物的塑造,和典型事件的叙写,有时让人觉得散乱和没有中心,其实是她独特的追求,适于表现更多的思考,对抗着精神的一体化和集团化,彰显了文学的力量女性的力量。

文学创作就是你把所有理论都搞懂,但你依然写不出好的作品,真的是需要天才的,而她缺少的只是时间,只是历练。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她一定能走出一片天地,让我们读到一个思想更成熟、造诣更独到的作家。

 

 

 

作者简介:王桦,男,1966年生于赣榆,教师。1986年始于《飞天》发表诗作,入过民间选集,获过民间诗奖,著有自印诗集《玄鸟集》

 



 
    打印本页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8 赣榆县作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