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作家作品 - 文学评论
发表日期:2017年2月12日 出处:赣榆区作家协会 作者:陈月兰 编辑:moya 有377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星星如泪,坠于苍穹——读老吴《失落的天空》

    每个人都只有这么一个世界,只是存在与表现的形式不同而已。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方小小舞台:闪展腾挪是豹的速度;围追堵截是狮的方式;追波逐浪是鲸的英姿;啸傲山林是虎的天下;搏击长空是鹰的风采。
    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成功,所以不必去羡慕他人。认准自己的方向,只做自己该做的事,将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尽情地展现,尽情挥洒,你就是独一无二的主角。
    每个人都有最适合自己发展的舞台,再凶猛的苍鹰也难以在大海中逞强,就算真给苍鹰安上可以呼吸的鳃,它也绝不是鲸鱼的对手。所以每个人都要寻找最适合自己的舞台,扮演那最适合自己的角色,展现出你最独一无二的风采,当黑夜来临,你就是天上那颗最闪亮的星辰。
    天使的舞台当在天空!因为只有在天空,你才是闪亮的天使。当人们抬头仰望,你就是天空中最美的风景。
                                                ——引自《失落的天空》

    “看过不少关于抗日时期的电影电视,听过不少关于抗日英雄的故事传说,多有感触和激动,想想我们家族中也有这样的人物,真是英雄并非虚幻,他就真实地存在于你我的身边。我的爷爷兄弟五人,排行老三,而我的二爷,就是我要说的主角。” 这是老吴在《失落的天空》序言中的开头语。这篇序虽然不长,但却让读者过目不忘。《失落的天空》便以二爷这位民族英雄为线索,拉开了序幕,展开了故事情节。
    ——天空没留下痕迹,而他已飞过。
    《失落的天空》就是这样开始的。这里所说的天空,显然不单指我们头顶上空那一方蓝天,而涵盖了一个人的精神世界。是谁说过,一个人只要精神不垮,他就永远不会垮掉。诚然,一个人的精神崩溃了,他的世界就坍塌了。老吴的二爷吴庆琏作为国民党的空军少将旅长,留英三年,留美两年,曾经单机独斗日本机群,拼力救出委员长蒋介石,是蒋介石在大陆最后一批授予中正剑、文明棍的十三人之一,而就是这样一个传奇人物,抗战以后,回到地面,出于一个中国人的良知,不想参与内战,打自己的同胞,毅然解甲归农,竟没逃过文革一劫。
 “在美国的学习即将结束,吴庆琏人还没有离开美国,心儿早已飞回祖国。离开祖国五年了,但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国内的一切!从九·一八到一·二八,日本时刻窥伺着中国,全面战争也许只是早晚的事。他踌躇满志,也想回去参战。”这是第四章,安纳波利斯军校(6)中一段情境描写,它充分表达了吴庆琏当时的思想动态。
    自打闯进老吴的博客空间,我就开始读《失落的天空》了,那是在两年前吧,我刚开博半年,心情浮躁,无所适从,是这部令人荡气回肠的作品清凉了我的思想,稳定了我的情绪,让我总能沉下心来去看,看到那些魂断蓝天的战斗英雄,如一颗颗璀璨的流星划过天空,倾听那些高尚的灵魂发出的颤音——那遗落千年的叹息,就好比在看一部情节激越、震撼人心的电视连续剧,眼前浮现的是完美与残缺拼成的人生画面,耳畔回荡的是高昂与哀伤合奏的青春之歌。
    迫不及待地想表达我的感觉,未免有点语无伦次,还是让我从头说起吧。最初看到这部记实作品时,首先被儿时吴庆琏的怜贫惜弱行为感动着,紧接着看到一个英俊少年的勤奋求学历程,和青年时期的不甘平庸。吴庆琏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初,一次偶然的机会离家出走,从一个衣食无忧的安稳家境走向烽烟四起的动荡世界,怀着一腔报效祖国的热望,义无返顾地参加了革命,投身北伐战争,跟随国民党高级将领李延年出生入死,身经百战,立下汗马功劳,却因为看不惯国民党内部的腐败现象,凭着满腹知识和强健体格,转而报考了英国乃至美国当时最有名望的空军学校,在离家七八年后,步入了长达五年的留英留美学习,练就了一身精湛的驾机本领,和顽强的革命意志。
    而他的这一出走,却让家中的亲人牵肠挂肚。因为战时通讯不便,还因为他后来从事的军事活动需要保密,竟一去二十多年杳无音信。爹娘的担忧、妻子的思念、兄弟姐妹的挂怀,都化作无声的泪水,坠于深沉的夜色。家中父母至死没能再见到儿子一面;妻子女儿苦苦守望那么多年,她们无风无雨的天空因他的离去而阴云密布,好在他不论走到哪里,心中都没忘了他们。因为牵挂着妻女,坚守着一个男人应该坚守的原则,始终与他深爱的并痴恋着他的两个女人保持距离。
     “安琪儿在一边看着吴庆琏,一脸崇拜,在她看来,这个中国男人满腹经纶,无所不通,他的高贵脑袋和瘦高身体,无处不显示出知识和能力,简直是文武双全啊,这样一个优秀的具有上流气质的男子,我追随着他来到中国,没有遗憾!” 第十一章,重庆空战(3)里这段情境描写,让读者情不自禁地走进吴庆琏平凡的世界,品味他非凡的人生,感受他高尚的人格魅力。
    安琪儿是吴庆琏初到美国安纳波利斯军校学习时遇到的一个空军高级教练员,这位风华正茂、魅力四射的年轻女郎,对吴庆琏一见钟情,吴庆琏也深深地爱着她,一次次被她的执著和热情打动,却又一次次回避这份真实存在的爱意,遏制那一腔莫可名状的的情愫,不敢越雷池一步,但在她追随他来到中国,和他并肩作战在中国的天空,朝夕相处,这两颗高尚的心灵就贴近了,他俩成了名符其实的灵魂伴侣。安琪儿最终战死空中,成了吴庆琏永远的痛!
     “怎么说呢,他不是不清楚自己对刘一诺的感情非同一般,也不是不清楚刘一诺眼中流露出的对他的那份依恋,可一想到自己已经让妻子的天空失落了,怎么可以再毁掉另一片天空呢?特别是在这烽烟四起的乱世中,随时随地都有牺牲,每个人的性命都难保,怎能再让那鲜活的心为他破碎,以致留下无法愈合的伤呢!” 这是第五章,笕桥航校(3)中的吴庆琏的一段心理活动。
    吴庆琏留学归来,分配的在杭州笕桥航校任教,作为笕桥航校第二期空中演练教练员,在此期间遇到他出国之前救过的军中护士刘一诺,早在五年前他们就相互爱慕,那时刘一诺的丈夫死于战乱,留下一个儿子寄养在杭州朋友处,这孩子后来毕业于杭州高级中学,报考笕桥航校,幸运地被录取,成了吴庆琏的学生,为了培养这个优秀的孩子,离孩子近一点,刘一诺离开军队,回到杭州,陷入生活困顿状态,连房租都交不起,吴庆连作为孩子的干爹,肩负起照顾他们母子的责任,给予他们生活上的帮助,也收获了一份温馨。
     “你和刘一诺到底有没有可能成为一家人?”当那个与吴庆琏一起留学英美,又一起任教,最终也魂断蓝天的生死知交李胜龙,试探地提出这个敏感的问题时,吴庆琏坦然相告:“我和她不可能成为世俗人眼里的一家人的,但在精神上,我们早就是一家人了。”其实,吴庆琏初到笕桥的时候,内心也充满了迷茫和忧伤,他不止一次的问自己:过去,我无法选择我的婚姻,就像我无法选择我的出身,我便无法不按照我的原则去完善我的人格。我思念我的父母,惦记我的妻女,怀念我的恋人,牵挂我的知己,但是,我却不能给他们带来一丝安慰。
    《失落的天空》长达十六章,每章分成几小节,前半部分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有担当、负责任、能吃苦的吴庆琏,他的完美形象在读者心目中随着情节的发展,渐渐树立起来,后半部分主要讲述他单机独斗日本机群的精彩场面。这里突出了他的英勇和机智。可以想象,抗战时期的空军飞行员肩负的使命多么重大,而他们的生命都很短暂,从走出航校大门,到奔赴前线作战,能活过两个月的就算是长寿了。而吴庆琏若没有高超的飞行本领,和良好的心理素质,怎么能够屡创战功,成为空中的佼佼者,在抗战胜利时回到地面呢!
    我每读一遍,都暗暗佩服老吴细腻的文笔,惊讶于他扎实的文学功底,和深厚的生活底蕴,尤其是那些军事常识、战斗场景、时间地点、歼敌数据和人物对话,都那么真实可信,贴近现实,情景描写和心理描写更是恰如其分,紧扣主题,每一章的情节过度得也很自然,给人一气呵成的感觉。可想而知,像这样一部写实而又不失真的作品,还要考虑可读性,必须耗费作者多少心血才能完成啊,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这涉及到题材和体裁问题。许是在写自己的亲人,笔尖流淌得才会那么自如,就像他在序言的结束语中说的:“听得多了,总有些想把它变成文字的冲动,可当我郑重其事的端一杯水,打开手提,准备敲键盘时,悲愤总是溢于胸间,都无法坚持下去,但想写的愿望愈发浓烈,总是担心自己突然哪天那种感觉淡化了,成为永久的遗憾,因而此文并不是为了说故事,而是为了留下事情的真相,使我们这些知道或不知道经过的后辈,能看到二爷平凡而又富于传奇色彩的一生。”
    ——天使的舞台当在空中,当其坠落地面时,他并没忘记天空,只是失落了天空的天使,他的生活却有了不同。
     “抗日战争胜利了,吴庆琏回到了地面,晋升空军少将旅长,可是平静了没多久,又开始打共产党了,吴庆琏很不愿意,但还是要打,对手足相残极为痛心,心灰意冷,悄然回到了临沭老家,只字不提当年意气风发投身革命的往事,低头料理已生疏了二十多年的农活。在农村,吴庆琏成了一个普通的农民,其实在老家那个地方,十里八村的都知道吴庆琏的辉煌历史。吴庆琏身骨颀长,性格炽烈。虽官至旅长,但没有民愤,平日里在村上有人缘,喜帮人写对联、书信等。” 
    我在《失落的天空》中,看到围绕着吴庆琏的个性描写,也有一种欲哭的冲动。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吴庆琏的一身傲骨和锐气必然造成他的人生悲剧。他回到老家陪伴妻子,安分守己,过着普通人的幸福生活。就这样,幸福的生活过了十来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了,吴庆琏被造反派认定为历史反革命。他太过刚直的性格,不仅没有半点儿耐性与骤然的祸端做有效的周旋,反而引火烧身,自找苦吃,极力为国民党到底抗没抗日做辩护。那些本与他无冤无仇的村人,趁他这般极端的虚弱时,对他大打出手,像用鞭子抽打一匹老马,仅仅为了从中得到感官的快乐,而不是出于愤怒。人原始的兽性在“革命”的堂皇理由掩盖下变得畅通无阻。我想,这便是文革顶极的罪恶之一了!
     “面对无休止的折磨,已七十多岁的吴庆琏就是不接受强加的罪名,结果,换来更多的毒打,几个同性的侄子,对他拉梁头,别烧鸡,以之取乐……” 我每次读到这里就心痛无比,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这真是一场活生生的闹剧,也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悲剧,它就上演在那个荒唐的年代,那种令人悲愤的历史画面此时此刻就展现在我的面前,让我不能不感到震惊、震颤、震怒!至此,悲剧愈演愈烈,最后那场批斗会把吴庆琏逼近了绝望的深渊。
    那晚,没有月亮。吴庆琏站在批斗台上,在昏黄的灯光下,木然地站着,脸,因严重变形而陌生,神态和气质出奇的怪异,此刻的吴庆琏的精神危机已到了什么程度?不得而知。上台发言的人,一个个犹如鬼魅,对着吴庆琏指手画脚地晃悠着。以吴庆琏赴死的执着,以形势的愈发严峻,家里人已对吴庆琏能否活下去失去了信心——二奶奶几次叹道,他走不出这场运动的!
    在暮色的掩盖下,吴庆琏对着灰暗的天空,流泪。                    

    望着灰得朦胧的天空,心中惆怅万分,天空啊,它是如此的朦胧,又是如此的悲凉沉重,而曾经的天空,是那样的明媚灿烂,让人不禁遐想,漫无目的,却能令人的心胸豁然开朗。
    天空如是,人心已非。没有明媚,没有灿烂,只有那深邃得看不见的忧伤,在身边、在心间缭绕着,轻盈得仿佛随时散去,却又不曾离开。
    天空不再明亮,黯然了瓦蓝。泪水究竟模糊了天空,还是模糊了双眼?
    原来,面对同样失落的天空,泪是自由的。
    吴庆琏孤独,孤独得心情灰了,天空也灰了。
    曾经湛蓝的天空,和他一样,承受了那么多,那么多。
    一阵轰鸣从空中划过,天空中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吴庆琏曾经那么熟悉,恍如失落的一个梦。
    终于,吴庆琏融入了那片曾经给他辉煌给他忧伤的天空。
    翌日清晨,天降大雪,密密麻麻,铺天盖地。
    唉,那个年代的人都疯了!
    再次一口气读完这部记实作品,一股不平之气郁结心里,憋得我的心口疼痛,让我情不自禁地想为这颗冤屈的灵魂伸张正义。尽管我在这里敲打这些读后的感觉,大段大段地引用作者的原创文字,也无法平息我满腔的愤懑。这部记实,我是读了不亚于十遍的,就像读《红楼梦》那样痴迷,也许这就是悲剧的魅力所在吧。我的全部的感觉都写在这里,对此我并不想隐瞒。是否读懂读透?是否评价的到位?我不知道,我只能有什么说什么,只能在最后一章底下写下我真实的看法:心酸的往事诉诸沉重的笔端,悲伤的泪水滴落冰冷的键盘,失落的天空昭雪冤屈的魂灵,飘逝的岁月浮出沉寂的水面。

    作者简介:陈月兰,女,赣榆人,幼儿教师,爱好写作,散文在《连云港日报》《赣榆日报》发表,目前主要在新浪博客写连载小说。

    注:吴立鼎,男,山东临沂人,爱好写作。



 
    打印本页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8 赣榆县作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