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作家作品 - 文学评论
发表日期:2017年2月12日 出处:赣榆区作家协会 作者:山地玉兰_314 编辑:moya 有669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让人心疼的文字——读陈月兰《我的世界因你纯净》有感

 元旦假期,难得的清静。花了一整天时间阅读了陈月兰近十万字的连载(未完)《我的世界因你而纯净》。

 我是没有文学细胞的,平时写些文字也不过是流水记录般,因此倘要我从文学的角度来谈体会,我很清楚自己没那份才的。但我还是想说说,不为别的,就只为读完连载,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我心疼那个在灯下写下这些文字的女子。其实一直以来,我总不敢读反映上世纪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中国农村生活的作品。没在农村生活过的人很难想象,在那个年代,那些挣扎在泥土地上的父老乡亲,他们经受过怎样的贫穷和苦痛。被贫穷主宰的日子里,人的尊严许多时候就是地地道道的奢侈品,更别说所谓的爱情。但是,就像寒冬终挡不住春意的显现一样,再苦难的日子,总还是有人不会放弃追求,不会放弃奋斗。尽管在这块土地上,有过悲伤,有过迷茫;有过泪水。尽管更多的时候,只有挣扎,只有徘徊,只有蹉跎。我们在陈月兰的文中看到的就是不服从命运的坚持,不屈服于现实的倔强。这正是让我心疼的地方。

 倘若作者只局限于对当时农村的生活作浮光掠影的反映,那么,我们也不过是一声叹息而已。可是,作者并不是这样,她把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所承受的伤与痛一点点地掀开,呈现给读者,在真实的矛盾中展现人物复杂的个性,引发人们对社会对现实的思考。我想,读了这样的文字,人们会不由自主地揪心,揪心主人公经历的坎坷与痛楚;他们会自然而然地期盼,期盼主人公能尽快地拥抱快乐与幸福。这正是这篇小说吸引人的地方。主人公的命运时刻牵挂着读者的心,其实更是折磨着作者的心。我很难想象灯下的作者是以怎样的勇气,又是怎样含着泪水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写下这些浸透着血与泪的文字。

 我还心疼那个叫兰娟的女孩。兰娟是个好女孩,她“秉承了爸爸的一面,性情温和,心思细密,比较敏感。”(《新月黄昏》3)兰娟是幸运的,因为她有个接受过中等教育的父亲。从文中可以看出,他的父亲也是支持子女接受更多的教育的。这在当时的农村是不多见的。可是,她又是不幸的。父亲的遭遇,家庭的困窘让她深切地感到,“生命并不好过,她希望不在那个环境中。”因为从小被孤立,所以她“脸上写满了与年龄不符的忧愁。” (《走过雨季》3)格外艰难的求学之路,使得这个女孩也格外的早熟。

 没有丰厚的物质力量,在处理婚姻的时候,首先考虑的往往不是爱情和道德,而是经济的目的。在农村,倘若家庭经济条件不好,最先被牺牲的往往就是女孩。受教育的权利首当其冲地被剥夺,更有甚者便是只为了能换得彩礼,而成为交换物。这样的事在当时并不少见。记得张弦的小说《被爱情遗忘的角落》中就曾经有这样情节:荒妹的母亲因为对方能出得起五百块钱彩礼,把她许了出去。荒妹不满,喊出:“你把女儿当东西卖!”她的母亲听到这话时惊呆了,因为当年自己就是说了这句充满反抗意味的话,赢得了婚姻的自由。现在,自己的女儿又一次喊出了这句话,她不由得困惑了:日子怎么又过回头了?解放二十多年,日子不是越过越好,而是越过越穷。历史在这时开了倒车!

 兰娟很不幸,就碰上了这样的时代。女性的解放必须先赢得经济的解放。年轻的兰娟也许从未曾想得那么深远,但我们是能读出她是希望靠读书改变自己命运的。文中反复写到,她在家境相对好些的郭振面前有着深深的自卑感。“她更加努力地学习,相信未来不会永远停止在这种状态,一切都会好起来。”(《走过雨季》2)于是,尽管并非天赋异禀,学习上颇有些吃力,但从未遇难而退。即便是不得已接受了定亲,每日里心思重重,还要承受同学的风言风语,她依旧在重压下咬着牙挺着。可惜,命运弄人,兰娟最终还是没能实现走出农村的理想。尽管后来在幼儿园工作,在村里一身兼多职,忙忙碌碌,好似境遇有了好转,但始终没能有根本性的变化。相反,受伤害的还总是她。为了生活,她依旧在艰难地挣扎。这样要强懂事的女孩怎不让人心疼?

 我也心疼常家春。作为家中的老大,他承受的压力同样是巨大的。他勤劳能干,不怕吃苦。他自尊要强,就因为干农活被队长笑话,他决心重读,考上高中。和兰娟一样,家里也早早地为他定了亲,原因也是为了缓解家庭生活的困窘。和兰娟相比,他的处境并没有强到哪儿去。只是,他更加坚强,也更加清醒。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他不爱幻想,不相信缘分,更不相信命运的安排。在他看来,一个人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就要先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所以,他没有反对家里的安排。

 但是,“孟兰娟的出现,带给他的不仅仅是一份助人的快乐,还激发了他的学习劲头,他豁然明白人世间还有比同学友谊更神圣的情感值得用心追求。”(《梦里梦外2》)他欣赏兰娟,喜欢兰娟,在她面前,“有一种感情在心头涌动,使他情不自禁的向她靠近。”随着与兰娟的接触次数的增多,他对兰娟的情谊也日渐加深。“课堂上,听老师点到兰娟的名字,他会莫名其妙地心惊肉跳;睡梦中,他会毫不迟疑地向她奔去,喊着她的名字从梦里醒来才惊觉竟然这么想念。”他相信,“他和兰娟有的是谈话时间,总有一天会把她拉到自己的轨道上来。”正是有了这份自信,即便是感受到兰娟有意的疏远,他也只是感到失望,而不是放弃。也正是有了这份深爱,在考上大学后明知道兰娟与自己身份的巨大差距,他还是勇敢地表达了自己的心意。那时,他还没有退亲。而要退亲,他承受的压力一点儿也不会少于兰娟。“谁不渴望爱情?哪怕是奢望,哪怕是奢望之后带来烦恼,也很难打消她对爱情的向往。”我想兰娟的心理也正是常家春内心的写照。可以说,正是常家春的真爱和勇敢最终俘获了兰娟的心。

 “人生的舞台上,悲剧、喜剧,轮番演出,不舍昼夜。”(《穆斯林的葬礼》)正当一切渐渐变得明朗,兰娟也渐渐被家春说服,被家春感动,接受了家春,读者也为兰娟长舒一口气时,命运又一次现出了它喜怒无常的面目。母亲重病病故,让家春陷入了困境。一边是要牵手一生的深爱,一边是亲戚家人的轮番劝阻,家春丝毫不动摇是不符合生活的真实的。可是,要由此便说家春是自私的,也是不合乎人物性格的。家春是早熟的,他处事其实是稳重的。他提出分手看似冲动,其实是深思后的决定,是人物性格使然。因为家人的劝阻固然让他痛苦,但真正让家春痛苦的,还是内心的深爱。家贫如洗的家春,“突然觉得自己配不上兰娟。”即便兰娟表示“为了爱情宁愿放弃一切”,即便明知道兰娟会痛苦,善良的家春依然选择了放手。因为深爱,才会牵手;也正因为深爱,才又选择放手。因为他实在不舍得让兰娟“跟着他吃苦受累、不被人理解、不受人欢迎。”这样善良的家春怎不让人心疼?

 我更心疼郭振。在兰娟的眼中,他是阳光帅气的男生,有着儒雅的外表,幽默睿智的语言,明净爽朗的笑声。实际上,要说对兰娟,郭振的情感一点儿也不亚于常家春。在娟春二人的交往中,兰娟一直抱着很单纯的想法,只“把常家春当成可信赖的大哥哥”。即便后来,兰娟也不否认,“当初,他并未一心要做他的妻子呀,而是被他感动着才有了这种愿望,以至于爱上他。”而郭振不同。第一次见常家春,看着常家春“干干净净,清清爽爽,让她联想到一个人。”我想,这个人是郭振吧。郭振和兰娟从初一就是同学,而且他也常常帮助兰娟,甚至兰娟一度还有深深地依赖。后来只是为了避免流言蜚语,才“违心地疏远了他”。因为家境的差距,兰娟是总在他面前有自卑感。“自卑的女孩,在优秀的男孩面前,永远不知道与他之间到底存在哪些障碍。”但是,一遇到问题,她最想倾诉的对象还是郭振,尽管很多次因为自卑而没有张口。

 常家春的出现,虽然一度让郭振与兰娟变得陌生,甚至因同学的恶作剧而产生误会。但郭振对兰娟的关心并没有减少,只是更含蓄罢了。也许这就是他与家春的不同。也许相比家春,他的自尊表现得稍微明显一些,要不兰娟不会有“为什么每次相遇都难以推心置腹地交谈”的困惑。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他更懂得兰娟。“和他的每一次相遇都让她感到悲喜交集,让她在濒临绝望之际,又看到一线希望。”

 郭振心细,不张扬,行事也更有分寸,更有章法。他与老师一道去兰娟家家访,为的是让兰娟能有继续上学的机会。成绩一向比兰娟要好的郭振在升高中考试中居然比兰娟还少一分,这让兰娟都怀疑:考试那天果真不在状态么?虽然表现出他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他时刻不忘给兰娟打气:“你考得不错,再努力两年,包你一个大学生。”当兰娟与高考无缘,是他劝她回校复读;当兰娟考干未果时,是他肯定她的能力,安慰她“天道酬勤”,并婉转地建议她参加自学考试,关切而又认真。因为他知道读书一直是兰娟的梦想。而当家春提出分手,兰娟痛苦之时,又是他鼓励她:“你完全不用怀疑自己。我经常想,如果能像你一样坚强就好了。”并劝她,“他有难处,你要多体谅他。”“他很不容易,你要设身处地地为他着想。”这样的坦荡无私!当兰娟最终下定决心,想主动写信做个了断时,他尊重她,点点头:“其实,有些事,别人的看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想。”“那就写吧。或许,你主动一些更好。”

 如果说家春的情感是热烈急促的,那么郭振的情感则要显得更温和更绵长也更深沉些。他知道兰娟自卑,所以他更在意兰娟的想法,他的所作所为从不给兰娟以压力。当她不需要时,他就在旁边默默地注视;而当她陷入困境时,他又毫不犹豫地伸出双手。他对兰娟,可以说,是因为“知”才爱的。因为,无论何时,只要需要,郭振其实一直就在兰娟的身边,从来也不曾走远。他的爱,是属于润物无声型的。他也许一直在等待,等待兰娟克服自卑,等待兰娟主动接受他的存在。只是傻傻的兰娟一直未意识到,或者说一直不肯正视而已。

 兰娟的路会怎么走?郭振是否有机会听到兰娟“我的生命因为对你的爱而丰盈”的心声?

 

 作者简介:山地玉兰_314,女,江西抚州人,爱好写作。

 注:陈月兰,女,赣榆人,幼儿教师,爱好写作,散文在《连云港日报》《赣榆日报》发表,目前主要在新浪博客写连载小说。 



 
    打印本页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8 赣榆县作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