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作家作品 - 文学评论
发表日期:2016年9月12日 出处:连云港日报20160905 作者:徐凝 编辑:gyzjw 有350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徐 凝:从个人记忆到生命体验

 

从个人记忆到生命体验

——庄青小说集《童年功课》序

   □徐

 

 

 

    七年前,庄青走进我们视野的时候,还是某高校一名在读学生,她在实习车间一身深蓝色工作装的样子依然那么清晰。一份偶然的机缘,我在网络上搜索本地作者信息时发现了她,那时候,她主要创作诗歌。

    她那么年轻,很多的生活层面还没有接触,但是把她的一首首诗作一路读下去,却又觉得,她对生活、爱情、友谊、生死等的理解和阐述是令人惊讶的。在她的文字里你会发现,她对生命的触摸是那么的直接,对关乎生命而正在发生的一切所发出的疑问和呐喊又是那么的率真,她所牵动的往往就是最脆弱的神经,直抵心灵的深处。如果这一切只是归结为她一个90后的身份,理解起来自然有些牵强和片面,这些纯粹的文字是庄青走向文学创作之路的本真和初心。

庄青让更多的人熟悉起来并带来更多惊喜的是她的小说,这也是她近年来的创作方向,体裁的转换无疑给庄青带来更大的施展空间。从诗歌创作较为单纯的感性化叙述和抒情走出来,切入到小说创作的诸多元素里且身手不凡,让我们看到了一位年轻的作者别样的飞翔轨迹,那么轻盈,那么优美。

庄青出生于一个傍海渔村,高校毕业后回到故乡工作,我们有了更多接触、交流的机会。我几乎读过了她所有的作品,特别是她的小说,在这本小说集出版之际,我更是把整部文稿细细地阅读了多遍。我喜爱庄青的小说,她所营造的文学世界里,许多的场景,许多的人物,那么的让人感动,且回味无穷。一个文字王国的建立,见证了一位作者不断成长的身影,虽初出茅庐,星光却显而易见。

在这本集子里,《梦见》、《很久很久以前》等校园题材的小说是庄青的初试之作,描述范围的局限和形式把握的欠缺削弱了整篇文本的力度,但是在结构和语言的尝试上,庄青驾驭文字的能力已见端倪。同样是早期的作品,在《劈木头的女孩》里,我们所见的场景没有超出两个院子,一个都市女孩的抱怨、好奇和沮丧,另一个乡村女孩的偏执、渴望和勇敢,她们的对话漫不经心又似乎荒唐可笑。但是,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发生在这两个女孩之间的故事,让人产生共鸣并引人深思的东西太多。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早期的先锋文学是否影响过庄青的创作,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这篇小说奠定了她的创作道路将走向更远的可能。

就像我们所希望看到的一样,庄青在接下来的一系列小说里,她用自己特有的文学禀赋和生活体悟,带给了读者一份风味别致的阅读盛宴。《夏日清凉》、《红烧耳朵》、《朋友》、《寿》等篇什,甫一出手,即得到了一些名刊的关注并予以刊出。加之陆续问世的《童年功课》、《黑色项链》、《罗庄的夏天》、《你们没有来过我的村庄》等,庄青又似乎回归成一个少不更事的小女孩,引领着读者走进她的村庄,走进她的童年。庄青讲了许多的“我”的故事,她把她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轻轻地讲出来,语速是不紧不慢的,很多地方是让人心酸的,心痛的,但是整个故事又是温暖的,动人的。

我们当然有理由相信,庄青是很会讲故事的。在这些故事里,讲的是一个小女孩童年的记忆,或者也可以说,是许多的小孩子的童年记忆。不过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抛开时间的既定设置,她所讲述的生活就是眼前的现实,甚至也可能就是将来。正如有一种观点说,时间并不存在,时间只是定义我们存在而设想的概念而已。所以说,庄青用大量的笔墨将个人记忆倾注笔端,她讲的不只是小孩子的故事,那个腥咸气味弥漫着的傍海渔村,那个与自己生活环境略显不同的异乡罗庄,那个人活着却又感觉早已死去的“棺材”,它们都还在那儿,那是许许多多的人生活并将继续生活的地方,是许许多多的人或依赖、或逃避以致割舍不清的心灵居所。

我们无意在此将她的文本做详细而具体的展开、剖析,作者的文字将交给不同的读者,不同的读者必然会有不同的感受。庄青笔下的“我”也可能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我”,我们也在曾经的岁月里做过很多的令人无奈、令人心酸的“功课”,庄青那些貌似絮絮叨叨的叙述,仿佛就是我们在向另一个人讲述自己的往事。其实,类似的“功课”并没有在童年终结,我们会在光怪陆离、纷纭复杂的现实生活中继续做下去,在我们忙碌奔波的行程里,总会遇到“奶奶”异样的目光和询问,遇到“老脏”异乎常人的生和死。

庄青是一位90后的年轻女作者,刚刚开始她的小说创作之旅,从“个人记忆”入手,从身边的一个一个小人物入手,他们的悲欢离合,他们的爱恨情仇,甚至是他们那些鸡毛蒜皮似的日常生活,她写出了那些熟稔于心的人间烟火,写出了那些无法忘却的世态炎凉。她用细腻的笔触描写了诸如自己生活的傍海渔村,注重地域文化的细节叙述和深抵内心的人文关怀。这些成绩来源于作者长期以来的文学上的积累和创作上的勤奋,得到了一定范围内的认可和赞赏。

当然,我们也注意到她试图迈出“个人记忆”之苑囿的写作努力,从《寿》、《青城旅馆》开始,庄青在小说创作所做的尝试性探索和实践上已毋庸置疑。任何一种艺术形式的创作都需要不断地创新,庄青对此深知,从纯粹的个人记忆到具有文学意义的独特的生命体验,进而创作出更加有质感和美感的小说,她还有相当长的历程要走。

文学创作,总归是要表现作者经历、感受和思考过的人生,而且必定要有其独特的内心映照。在创作过程中,这样的生命体验具有别具一格的个性和共性,当然不局限为一般性的人生经历和经验,主要的是指在特定的人生际遇中,作者真实的生活场景和心灵世界独有意识的认知和沉淀。在阅读了庄青已经面世的小说文本后,觉得她对生活的感知方式、对文学的理解能力、对创作的艺术取向、对作品的审美定位等方面足以让人欣慰,我们对于她在小说创作上的期待满怀信心。

“壹丛书”是江苏省作家协会一项令人钦敬、功德无量的文学工程,对于庄青的入选,作为朋友,我们有着发自内心的高兴和祝福。这是她的第一本书,这本小说集的付梓将是她的一个新的开始,而不是结束。出现在这里的小玉、兴来、明记、英强等鲜活的小说人物,陪伴我们度过了许多美妙的阅读时光,在未来的作品里,他们或许会再度出现,或许被另外的人物替代,庄青会用更新的小说语言讲述更多精彩的故事。

是为序。

 

                                                           2016.07.21

 

 


 

徐凝,男,19737月出生,江苏赣榆人,自由职业者。有诗文见于《诗歌月刊》《绿风》《北方作家》《短篇小说》《黄河文学》《佛山文艺》《都市》《散文诗》《中国诗歌》《思维与智慧》《风流一代》等并被报刊转载或编入文集、中学校本教材。

 



 
    打印本页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8 赣榆县作家协会